双生 樱花祭

Ravager Hastle:

开始预售啦!今晚8点到25日晚6点截止

吃货组-预售/银河护卫队2衍生/定制-综/烟心碎枪/Ariel Rothbart-淘宝网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7166299647

 

前十有特典~~~(徽章&明信片)
谢谢大家的支持

帮扩!!!我先定两本🎆🎆🎆

Ravager Hastle:

本子开始做印调了!!!还请大家来投个票!

http://vote.weibo.com/poll/138201218

非常感谢!!!!!然后没有微博的可以私信我

图文本,具体介绍见第二张长图!

一共7万6百字的文和33张fan art!

不来一发吗同志们!!!

P1 外封面

P2 长图介绍

P3 目录

P4、5、6 本子内3篇同人文的内封

From Your Heart Boy [Final Chapter]

Ravager Swing:

终于,完结了。超级长。


活在回忆里的男人,Tullk(喂)


希望看的愉快。感谢一直追到现在的大家。


请允许我做个预告。


准备出个图文本,大概就是Yondu中心,From your heart boy,加上酒保的几个番外篇和黑道AU(如果我能赶出来的话...)


当然一切都不确定。


这次有老银护的成员们客串战斗场景hhhh(不要对我抱太大希望)




====================================================


 


[🎵The Uncloudedday] 


在Kraglin的大声抱怨里,他们的飞船接近了目标星球。在星系中区,一个叫做Bwokk的星球。按照Stakar的说法,这里原本是个平静祥和的地方,大概是Peter看见会觉得去抢劫都于心不忍的那种。星球上的山丘不太高耸,覆盖着绿色的植被。看上去很像特蓝星上宽广的平原。氧气不像特蓝星和Xandar上那么丰富,但仍可以让人们不带着氧供给系统走动。这里的人甚至也长得和特蓝星人有些相似。地下蕴藏着丰富的矿藏。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它变了。


Bwokk在几十年前被克里人攻占,正是因为这些矿藏。开发完之后克里人再次抛弃了这里,后来有些无家可归的外星人来此试图种植植物用以生存。


“那还真是一团糟。”Peter感慨着。按说他是没有什么兴趣听老掠夺者讲这些星球历史的。他们不过是来寻找一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能量石。它可不像无限宝石的力量那么大,但你看,这种历史还算久远的星球上,以前曾经掉落过那么些陨石,他们的宇宙能量并没有消散完全,深深埋在地底,土地的挪移和压力随着时间的积累,将这些力量全部积攒下来,以至于当它们再次重见天日时,获得了那种可以让生物快速生长的力量。 See? 他们就是为了让他现在14岁的老爸,YonduUdonta长回原来那个老混蛋才来的。其实为什么要变回去呢?多点时间经历人生好像也不错?可他没敢问。


“可不是,不过你应该认识认识这个星球。”Stakar翘起嘴角拍拍Peter的肩膀走开了。


“为什么?”他疑惑地转头看看离开的人又回头看看坐在旁边特制轮椅上的Yondu,小家伙一脸的不高兴,因为他现在走路还有点儿不稳,不能离开轮椅。Kraglin在他身后扶着椅子发愣。


似乎因为Peter的发问回过了神。


“什么?”


“为什么我该’认识认识这个星球’?”Peter恶作剧般地学着Stakar的语气。


“哦,因为这是他的家乡啊,”Kraglin收起那副有些迷茫的表情。“这里是Tullk出生的星球。”Peter抬起眉毛,Yondu没有说话,他盯着那些越来越靠近的斑驳的绿色,撅了噘嘴。


 


好吧,Tullk.Tullk UI-Zyn,怎么会忘呢?那算是在Peter童年时期除了Yondu和Kraglin之外最熟悉他的人之一了。不过他从没想过该去了解Tullk一下,似乎已经习惯了Tullk走在他们身边,关键时刻出来帮忙补他们捅的娄子。偶尔还会在他跟Yondu顶嘴的时候假装不经意地敲一下他的脑袋,大多数时候他都在旁边无奈地用鼻子出气。


Tullk几乎知道一切,而Peter发现自己却不太清楚他的事。(他已经听过了Rocket和Kraglin讲那天的情况,虽然Peter还没有什么真实感,因为他自己不在那里,无法想象身边从小长到大用手指也数的过来的熟人已经全部消失在太空里了。)


Peter一直认为自己跟Kraglin和Tullk还算亲近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俩长得比较接近正常的特蓝星人。船上另外一帮凶神恶煞真是对小孩子影响不太好。虽说Tullk那张脸也不算太好的影响就是了。他从两边耳朵延伸到嘴角的长长的伤疤并不算太吓人,只是看上去挺疼的。不过他们外星人都非常硬核,Peter在内心吐槽着。他时常看见Tullk自己叼着纱布包扎伤口什么的,Yondu就站在医疗室里跟他低声吵架,你一言我一语。Peter一开始震惊极了,因为Tullk一般来说从不反驳Yondu,总是用低低的声音回答“YesCaptain.”“Aye.”“Got it.”还带着宇宙间不知哪儿来的口音。现在他知道了,Bwokk星球的口音。 Tullk心情好的时候甚至会把船长喊“Yondo”Yondu就会瞪回去。


他还记得当时Kraglin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还带着一点点得意,跟他说,Tullk和船长私下经常这样闹着斗嘴,他早就发现了。据说Tullk是比Yondu还老的掠夺者,虽然他显然比Yondu年纪要小多了。Peter百思不得其解,他想象了一下自己比Kraglin资历还高的情况,傻乐了出来。Kraglin用那种不可救药的眼神望了他一眼叫他把手里的零件拿稳。


 


Stakar的飞船终于降落了,他们在一个不太显眼的山丘上停下来。Yondu坐在轮椅上摇摇晃晃地下来了,一脸的恨不得要杀人。


“Hey,开心点儿Udonta,你不是一直想出来放风,至少Bwokk天气不错。”Martiex把枪别在身后,“可比我们那天捡到Tullk boy好多了,对吧?”他转头对着Stakar扬了扬脸。


“可不是吗,”Stakar笑起来,“那天雨可真是天杀的大,我打赌那小子就是趁能见度低跑出来的,Lucky boy, 他遇见了我们。”啊,可不是,据说Tullk大约6岁那年,克里人占领Bwokk,虽然Bwokk人骁勇善战,但却还是抵不过凶残的克里军队大肆屠杀,族人几乎快要灭绝。最终克里人留下了一些男孩子们做奴隶,Tullk十岁的时候到了Stakar船上,Yondu也是那之后几年来到Stakar船上的。你看,Peter还是记得一些事。


“老头子们就喜欢讲些老故事。Krag,我们走。”Yondu在一边用鼻子哼了一声朝着Krag发号施令。Peter耸了耸肩跟了上去。


从前青草遍地的土地早就变样了,他们越向人群聚集的方向走,植被就越来越少,土地净是开采过后留下的沟壑,黄沙在风中被吹散。只有即将明亮的天空还透露出这里曾经的美貌。Bwokk的云比特蓝星少,天空在朝阳的照射下透出层叠深邃的色彩。辽阔的天地间什么遮挡也没有。Peter尽力想象克里人占据这里之前的样子,宽阔的山丘,小小的Tullk是不是曾在这里尽兴地奔跑,和朋友比赛丢石子儿,也许会堆起一些动物的骨头比赛看谁打的准,然后在夕阳西下的时候爬到树上等父亲回家。直到6岁之前Tullk都有个正常的童年,这点他跟Yondu不同,Tullk时常会凭着稀薄的童年记忆,然后(Peter敢打赌他)夸张了几百倍的给Kraglin和Peter透露自己小时候怎么比他们厉害的。


Yondu当然也记得,那时候他刚到掠夺者船上不久,Stakar就派了这个十几岁的小鬼天天跟着他,不管走到哪儿,那孩子就跟在他屁股后面,“喂!别乱碰,会烫到。”“这个是这样用的。”


起初Tullk不知道Yondu不太会说话,后来他开始拿一些很蠢的,不知从什么星球找来的儿童绘本读给他听。净是一些奇怪的神话,什么 Castor(卡斯托尔)和 Polydeuces(波吕丢刻斯)。两个并非同一父亲所生的男孩子,一个擅长驯马,一个有最厉害的拳头……他至今记得Tullk一个小鬼,塞在一身掠夺者制服里(就跟现在的他差不多……),一本正经的盘腿坐在地上,用他那个带着Bwokk口音的宇宙通用语给他读一些怪怪的句子。连绕口令都有。用那种小孩子直愣愣地声音一字一句地读出来。作为绕口令的意义呢?Yondu后来想起觉得非常好笑。


Stakar过了一阵子终于发现了这件事,(Yondu现在觉得他一定是故意的)开始认真教Yondu说话、礼仪以及一些掠夺者应该知道的常识。Yondu太聪明了,他学的非常快,而且懂得察言观色,吸收一切必要的资源。船上的所有人都喜欢这个新来的Centaurian小伙子,不到1年的时间他就长成了个张狂且骄傲的掠夺者,能跟Tullk正常的交流并且对骂了。Tullk最恨他装作说不清句子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吼打断自己吵架的思路。对方一般会憋的满脸通红大吼一声“你这白痴!!”一走了之。Tullk也确实是个厉害的小鬼,他沉稳踏实,而且说到做到。总是沉默地跟在Yondu身后。他跟Yondu完全是两个样子。他俩总是因为这些差异而争吵。不知道打了多少场架,是在什么时候呢?他们终于懂得好好相处了。Tullk不再指责他,而是默默地跟在Yondu身后帮他收尾。Yondu也开始不再故意逃开,习惯了那种即使不用回头也可以找Tullk说话的状态。似乎正是从Tullk脸上多了那道长长的伤疤开始。


 


他们终于接近了Bwokk的老城区,毁坏的建筑断墙和克里人修建的硬邦邦岩石建筑连在一起。许多无家可归的人围绕着油管桶取暖,清晨还不清醒的气氛里,火焰燃烧殆尽,只有一些烟幕飘出。Stakar的手下人不少,害怕引起不必要的骚动浪费弹药,他指示船员们分散从不同的入口进去能量石的储存地。之前在飞船上他们已经认真分析了这里的地形。Bowkk不仅空气略微稀薄,连引力也稍稍小于一般的行星。Kraglin推起Yondu的轮椅来非常轻松。眼看快要到主建筑中心了,不过这层叠的石阶是他们没想到的,毕竟当时的远程侦测扫描只有平面图。


“我们进去,你们看好这个入口。”Stakar吩咐道。Yondu重重地叹了气,在他出完这口气之前,Peter突然开口了。


“我背你好了。”他说。所有人都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反正他这样也轻的很。最后的目的总是要Yondu接触到石头,万一有什么意外不好带出来?”Peter辩解道。


“额,还是我来吧……”Kraglin伸出手。


Peter拍拍Krag, 蹲在了轮椅前面。“等什么老混蛋,你知道怎么爬上来吧。”Yondu眨眨眼,噗嗤笑了出来,骂了声“小混蛋。”


Yondu趴在Peter的肩膀上,Peter那头毛茸茸的姜黄色卷搔的他想打喷嚏,不过还能忍受。他想着。Yondu转眼看了看旁边的Kraglin,这家伙一手夹着折叠起来的轮椅,一看他转头就把视线移开,就好像以为他感觉不到他紧紧张张的视线似的。Yondu摇摇头在心里笑起来。


这建筑周围仿佛是个迷宫一样的庞大的通道,他们几个似乎运气非常好的走了最近的路,因为完全没见其他队伍的影子。老旧的建筑里青苔丛生,没有什么人进来。拖Stakar和Marty的福,门口的守卫很轻松的就解决掉了。巨大的石头建筑,天顶不时漏下来长条的光束,空气里的尘埃翩翩起舞。Yondu在平地上坐回轮椅,真的跟个小孩子似的,把轮椅滑地飞快。可算在七拐八绕的石室里找到了储藏矿石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Stakar宣布道。石砌的房间里竖立着一些不太高的石台,上面摆放着的矿石反射出彩色的光芒。Yondu慢慢地把轮椅滑过去,他伸出手,Peter在旁边忍不住吞咽了一下,Kraglin紧张地似乎想说话又忍住了。


Yondu感到接近石头的时候,自己的手指被笼罩在温暖的亮光里,他分不清是天顶透下来的阳光还是石头的能量。手指似乎在伸长,是错觉吗?他的头痛似乎略微减轻了。


“Captain!!”Kraglin终于叫出声来,他看到Yondu的脸,渐渐变成从少年变成青年的样子。


“It worked.”Stakar满意地表示。


此时门口突然传来吼叫声。Yondu抽回手,一瞬间他又变回了14岁那张稚嫩的脸。小半人马星人疑惑又震惊地回过头。似乎出于本能,Stakar挡在Yondu的轮椅前面,Yondu从老掠夺者的手臂间看见一大群克里人出现在视野里,那些灰黑色的脸上溢出凶恶和幸灾乐祸的神情。


“掠夺者……”他们看见了他们的徽章。“这些宝石也是克里人的财产,即使废弃了也是,在我们头上偷东西,别想活着回去了。”


对方的敌人数量出奇的多,一定是事先埋伏好了,这么说其他船员的通路一定被堵住了。一时间Stakar、Peter…他们谁也没有掏枪。


“我们来做笔交易怎么样。”Stakar冷静地说,想想Yondu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好逃掉,这该死的大厅里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石台不是太矮就是已经破碎了。


Yondu习惯性的想要朝身后打手势,他突然意到了什么停住了。Krag转头看向他,慢慢把手摸像腰间。


“嘿,嘿!别动小子。你要是动一下,我们就能瞬间把你们打成灰尘那么碎。”


哼,Yondu想到。论拔枪的速度,他还没见过哪个生物比得过Tullk. 如果他在的话。应该安排人在屋顶上接应的。奇怪,他今天怎么一直都在想那家伙的事。


“说说你的交易。”


“说说你的交易。”那个声音油滑且充满恶意,丝毫不掩饰语气里的揶揄。就跟现在这家伙一样。


那时候Tullk和Yondu一起出任务,Yondu仗着自己出众的捕猎追踪能力,在Obie星球上的丛林里飞快的穿梭,抛开了队伍很远。意料之中只有Tullk跟的上他。尽管小子不停地低声劝阻:“喂!Yondo,慢一点!你该等着大家一起,太危险…”


“够了,小鬼,害怕就别跟着!”


“我才不是害怕,Yondu,你疯了吗?”


“看!你能把我的名字读对,Stakar已经告诉我正确的拼法了,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故意读错的。”


然后果真他们遇见了当地最危险的族类,一种浑身的鳞片黏糊糊,仿佛故事书里的沼泽妖怪那么恶心的生物渐渐把他们分别包围起来。


Yondu看着他们庞大的数量掂量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武器,子弹不太多,而Stakar新送他的武器,他还不是运用的很熟练。“不然我们做个交易吧。”他挺直了身子想让自己看上去像Stakar那样,非常有说服力。


对方坏笑起来。“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Yondu.” Tullk低声说,年轻的脸上满是担心。


“嘘,想活命就配合我Tullk.”这次Tullk没有和他争辩,伸手按向腰间的枪。那是他最近任务完成的出色,刚得到的新枪,有两把,挂在他的腰间显得很大,据说Tullk叫它们“Torricane”哈哈哈,小鬼,给武器起名字这么幼稚的事也要干。


正在Yondu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慨着,跟对方谈判的时候。他感到不对劲,刚刚竟然一直没有注意到有个家伙在悄悄靠近自己。那家伙从他背后扑过来,Yondu根本来不及停下来试图吹口哨。或者拔枪。他转头看见Tullk在离他10米左右的地方。有个Obilian星人挥舞着弯弯的小刀朝他正面扑过来。


“生意告吹。”对方哈哈大笑着同时从正面扑过来。糟糕。Yondu想着,自己没法同时对付两个家伙。


“Yondu!!”Tullk飞快地拔出枪,Yond似乎感觉时间凝固了,Tullk向后倾倒,朝他的方向举枪,粘稠的液体和血溅落在身上,两个Obilian人沉重的落在地上。等Yondu追回对时间的感觉,Tullk已经被正面扑来的家伙按倒在地上。“NOOOO!”他喊道,没有用,对方交叉举起手臂,刀刃从两边落下来。Tullk还在因为脸上的疼痛咬牙,那两把匕首就插进了他的颈窝。Tullk因为疼痛尖叫起来,脸上的伤痕因为喊叫而渗出鲜血。可他还在盯着Yondu.


Yondu感到从头顶到脚尖的颤栗,一瞬间他觉得耳边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只剩下轰鸣和Tullk叫自己的声音。其他所有的声音都在这星球上渐渐消失,他脑海里的某些细小的结点似乎联系在了一起,遥远的记忆像潮水一样占据了他的思想。Yondu听见尖锐的哨音,是自己发出来的吗?可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杀了这些家伙,杀掉他们。Tullk脸上的鲜血好像划开了他的心一样。


明明作为奴隶的他见识过那么多的死亡,甚至亲手屠杀过那么多的对手,可是那一刻Yondu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不可以,Tullk不能死。一瞬间明亮的红光照亮了森林,声敏Yaka箭以常人的四倍速度穿过每一个敌人的心脏。那便是第一次。Centaurian星来的Yondu Udonta,让他的箭飞向空中。Stakar的船员们随后赶到发现了一地的尸体和一脸惊慌的Yondu. 受伤的小鬼Tullk正在努力安慰他让他冷静。


“你做的对,如果没拖延时间,我就没法被救活了。”鼻尖一下都被缠着绷带的Tullk模模糊糊的说。然后被Marty骂道不许讲话。从那时起Yondu悲惨地意识到,他不能拒绝这小子叫他的名字。


而那天,他却没有叫他。他没有叫他。Oblo哭着求船长救自己。可是Tullk却一个字也没说。Yondu没能回头看他。他知道自己不能。那时候他以为Castor和 Polydeuces的故事就该这样完结了。和自己的兄弟一起去到地狱就好。也许Tullk也是那样想的。Yondu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


他没有准备好回到那个时间,他应该离开的时间。他从能量石前彻底收回手。


 


“交易不成立,”克里人说着“这些垃圾Bwokk星人的资源,永生永世都归我们所有。”


Yondu双手推动轮椅,慢慢的站起来。Peter和Krag惊讶的转头看着他。


Stakar听见身后传出婉转的哨音。Marty的侧脸上反射出闪烁的红光。


“Yondu,你的能力还没恢复稳定!”Martinex有些担心地说道。


Stakar意识到了什么,他悄悄翘起嘴角,把手伸向腰间的枪。


还没等克里人反应过来,尖锐的哨响就穿透了他的胸膛。Kraglin、Peter,他们同时掏出枪并向外侧躲去。Stakar不得不因为墙外的增员炮火开始躲避。他想伸手拉Yondu,但他已经向前走去。


我的天,Kraglin想,老大想去干掉门外死角里的那些家伙。他看着14岁的勇度慢慢地走下台阶,一脸气愤的简直像个什么星球的小国王。


Peter用元素枪击落门框上的石头,暂时堵住了火力。Krag看见Yondu直直的走向那个还在喘气的克里人。Yondu一把揪起对方,恶狠狠地露出尖牙,“现在谁是垃圾?恩?”Yondu拔出手臂上绑着的匕首,扬起手划过对方尖叫着的三办嘴,然后插进了对方的心脏。


“Yondu!快快过来!”Stakar喊道,门旁的落石再次被击碎,子弹朝Yondu扫射过来,Peter站起身就往那边冲,Kraglin一把拉住他。“你疯了!”


“放开我Kraglin,I’m not gonna lose him again!!”     


“No, hewouldn’t want that.”


 “Kraglin!”


就在Stakar觉得自己快要赶不上的时候,房顶上落下金色的阳光,有什么人轻巧地落在Yondu面前,阳光凝结成半透明的屏障,子弹的爆炸声停止在那里。


Stakar站住了。撩撩头发,Aleta站在Yondu前面,露出那种熟悉的笑容。“好久不见,还是这么爱闯祸,boys.”门外的克里人不断惨叫着,Yondu从Aleta身后探头看见查理27挥舞着断掉的柱子砸死了仅剩的两排人。


“还真是都来了。”Martiniex举着枪,有气无力地说道。空气里突然出现金红色的转轮,它越变越大最后形成了一个圆形的洞口。Krugarr出现了,扬着他红色的蛇尾,招招手出现了一个‘跟上我’的手势。


Stakar抬手打倒一个准备站起来的克里人,捞起Yondu就走。


他们穿过Krugarr的空间门回到了那片宽阔的平原。


没有人发现他们的飞船。


 


云渐渐聚拢在天空,投下一大阴影。


“你干嘛把宝石放开了,Yondu。”查理27浑厚的声音仿佛滚滚的雷声。


“要你管啊大个子,情况危急。”Yondu瞥了他一眼。


“嘿!不用谢!混蛋Udonta.”


“好啦好啦…不要吵啊……”Martinex插在他们中间。“你还没习惯他这么混啊。”


“不过,闹了半天还是没有拿到宝石啊。”Aleta在一旁以一种习以为常的语气说道。


“哦?你们是说这个吗?”所有人转头看向了Peter Quill,从身后的口袋掏出一个能量石笑嘻嘻地抛给Stakar。


‘That’s malboy.’Yondu裂开嘴笑起来。


“Kraglin最后掩护我去拿的。”Peter抓抓鼻尖儿,Kraglin听见自己的名字似乎吓了一跳,支吾起来。


“Ha! Malboys!”Yondu双手插在胸前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Aleta笑着摇了摇头。


“Hey,Yondu.我有点东西要给你。”Stakar手里握着装着能量石的容器把推着Yondu的轮椅走向旁边的山坡。Peter有些想跟上去,又被Kraglin拽住了。他摇摇头,Peter这次没有反抗。


“你看,离开飞船的时候我找到了这个。”


Stakar拿出一个碟形的小东西,连同能量石一起放在Yondu手里。


“I’ll giveyou some time.”他转身走开了,肩上的光带在阴云下显得格外温暖明亮。雨开始渐渐落下来。他想起Tullk总是站在瓢泼大雨里声称这叫不值得一提的小雨。“切,你们Bwokk星上的雨也不过如此嘛。”Yondu哼哼地笑起来。


他打开那张全息照片,上面是14岁的Tullk和22岁的他。两个人一脸不开心的样子。Tullk看向一边,他望着天好像还在抱怨什么。Yondu离开轮椅蹲下身用手刨了一个坑,被雨水淋湿的泥土非常松软。他把全息照片关掉丢了进去。


 


Castor死去了,Polydeuces哭着求宙斯让他一起死去。宙斯说,我的孩子他虽然是你的兄弟,可他是个凡人,而你是神。若要把生命分给他,你就不能一生待在奥林匹斯而要承受地狱。Polydeuces说我只愿和我的兄弟一起,请将我的一半生命分给他。从此Castor和Polydeuces一起共度地狱和神殿的时光。


 


Thank you oldfriend, from my heart.  Yondu咧开嘴笑起来。


他打开容器,感觉到被雨中的阳光包围。


 


Peter靠在船舱门旁看着雨幕里渐渐出现的身影。他大声喊“Yondu!Is that you?”


然后他听见了那个熟悉的破锣嗓子“废话!当然是老子了!”


Kraglin不知从哪儿出现的,Peter看见他风一样地就出现在了船舱门口,他捕捉到了对方的脸上,一整个笑容形成的过程。他能感觉到自己也做了同样的事。


“你们两个臭小子,嗯?”


“欢迎回来,老混蛋。”“Capt’n!”


终于。Peter扑向眼前那个蓝色的老混蛋的时候想着,你他妈在我心里赖着住了太久。



====


备注:


*Bwokk星球—漫画版Tullk拥有的星球


*Tullk的枪Torricane—漫画版Tullk飞船的名字


【友情提示】还是不要去搜漫画版的Tullk了。是个罗南的手下便当了不说,长得还丑。


只有Tommy最帅,俩名字就是想玩儿梗。


Bwokk星球的原型是苏格兰,Tommy的故乡。

除了冈导签名的小青蛙以外给ravager画的第一幅画,上一回给我爱的英雄们画的画好像还是六七年前的中土主题…好像也是高中之后正经画的第一幅了吧…我尽力了,以前每次想动笔都被自己的技术恶心到,遂放弃😂间接证明了这群宇宙海盗是多么有魅力( ̄∇ ̄)

对着高清图落笔,才真正看到了徽章上的细节:斑驳的铜绿,被战火熏出的烟黑痕迹,不知被什么刻下的伤疤,还有角落里擦不掉的污垢…它似乎是被小心地珍藏,所以透过那些痕迹不难想到曾经簇新的样子,耀眼而骄傲。

如今它不年轻了,身上都是枪林弹雨留下的印记,把这些痕迹一点点画下来的时候,仿佛那些酣畅恣肆的日日夜夜都在我面前掠过去,一不留神眼泪就下来了,也不知是激动还是感慨。

外面本来是墨蓝和酒红色的皮革,可惜我实在画不好,就用水晕开了,居然有点梦幻,好像在梦里看见荣光的样子。有点满意。

是啊,它可是掠夺者的荣光啊。

这个地方连歌声都有海水的味道,他在闪烁的灯光下弹唱,弹唱终年无序又规律的鱼群和月光。歌声里有世上另一个村庄,另一个故事,和故事里的永远年轻的姑娘。可他已经不是那个谈论梦想和爱情的年轻人了。听歌的白皮肤黄皮肤,昨日来了今日又走,有些拍了照片传到远方。嗯,他曾憧憬的,依旧幻想的远方。低头拨出又一串和弦,亲爱的吉他啊,此心安处是吾乡

有关为什么掠夺者船上突然开始过父亲节

最早掠夺者船上是没有父亲节这个东西的,Peter记得很清楚。但是他买那瓶仙女座产的好酒的时候填错了地址,等他意识到错误的时候,Yondu已经托着快递盒子一个电话打了过来。Peter脑子飞快地转,这条船上都是酒鬼,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打算瞒着所有人搞点私藏,别说这瓶酒保不住,将来可能要被敲诈更多的贵上天去的什么玩意儿。有没有什么办法既可以不暴露自己又可以尽量保住些微口福……

“额……yondu…你知道…”他用最快的速度调整脸上的肌肉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一点,“今天…按照地球的算法来说,是父亲节…这是我给你的父亲节礼物…听说仙女座的酒不错,我就给你买了一瓶。你是个超棒的老爹,真的。”

至少这样船上除了yondu都知道这酒不能随便动了,至于老头,把他哄开心了下次也许就能一起喝两杯。就看老头子买不买账了,他忐忑地看着yondu,使出浑身解数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心虚(上一次这么干还是mantis说他内心充满爱的时候)。不过没想到居然那么顺利,视频里前一刻还满面狐疑的男人掂了掂纸盒嘿嘿一笑:“算你小子有良心。”然后随口关心了几句儿子的近况就吹着口哨挂了电话,看起来心情颇不错。

不,简直是心情好爆了。在那之后一个星期,全船的人都能随时随地看见他们船长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如果不是因为用各种方法镶金的牙齿破坏美感,那笑容居然还有点温暖。而两周之内连远在星系另一边转悠的大块头查理都知道了这瓶酒的存在——当然都是某个得意的爹“不经意”提起的。

Krag和Peter说这些的时候,Rocket在一边笑得直不起腰:“这个老混蛋什么时候这么娘们儿唧唧的了。”Peter心不在焉地附和了两句,不知为何有些愧疚,对着窗外的星空出神,那是一颗蓝色的星星,颜色格外温柔。还是别告诉yondu真相了吧,这么乐呵着也挺好的。身后Rocket已经把yondu的事情当成笑话嚷得米兰诺号的每个零件都听得到了,Peter咧嘴笑着摇头,轻轻嘟哝着:“告诉查理他们?really?老家伙你认真的么……”

(六个月后)
“Yondu,我给你买的酒你怎么还没喝!”
“那么好的酒要省着点,喝完就没了。”
“喝完我再给你买!放在储藏室里等着它给你生瓶小酒出来么?”
那天晚上yondu就把酒开瓶了。是不错,他招呼Peter一起,喝了有几小杯后就又小心地把它藏了回去,“明天还有活儿要干,不能贪杯。”
Peter只是扬扬眉毛,接受了这个不太高明的借口。

(一年之后)
“Yondu,今天有个快递你收一下,父亲节礼物,给你的”



PS:其实这个故事是真的……我去年给自己买了瓶酒然后不小心寄回了家…那天正好是父亲节(捂脸)
总之看着老爸那么开心就有点愧疚。然后,虽然一直说不出口,但我真的超爱他。
祝这个世上所有的爸爸节日快乐❤️

盲狙江苏卷。并没有飙车内容。一如既往蓝爸爸亲情向

他说那个人有一辆会飞的汽车,会勾搭火辣的姑娘,还有无止境的冒险。他说那个人是他的爸爸。
——题记

“嘿,Captain,你知道吗,其实我刚开始可讨厌你了。那时候你连话都不太会说,走路都走不稳,却一天到晚想着怎么干掉冒犯你的人。手段还极其残忍。连掠夺者里都少有你这样的。我的天,你到底经受了些什么?”

“我知道你不想说,不说没关系,反正我也知道。Stakar让我跟着你走之前对我说了很多话,什么你之前在克里人那里过得很艰难——别生气,他没有说太多,而且恕我直言,看见你脸上的伤疤其实大家都明白的。这没什么,这条船上每个人都有过去的——Stakar还夸你说其实你是个好苗子,会有大作为。他真的很看重你不是么。”

“好了,别嘴硬了,他就是很在乎你,就和你在乎peter那小子一样……看,不说话了吧。你们三个的脾气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还能不知道么。”

“是啊,他是个好孩子。你还记得他刚来的时候么?明明看见我们一船人怕得恨不得要尿裤子,可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求饶过,算他有种。你那时起就很喜欢他是吧?”

“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居然被我们吃了他的把戏骗了那么多年……你说什么?……不好吃,肯定不好吃,刚开始连肉都没有,现在又一身肥膘不是么。你记不记得他说想要一个酷爹的来着?那家伙叫……叫……Zardu……啊,没错,David Hasselhoff。还是你记得清,Hasselhoff,大概整条船上也只有你能记住那么拗口的特蓝人名字了。我就搞不明白这家伙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了,还会飞的汽车?他都在宇宙里飘了那么久了,别说会飞的车,连会飞的乌龟都见过了,一辆汽车哪里酷了?”

“好好好,你最酷,你宇宙无敌第一酷。他也承认了不是吗,你就安心吧。他说你是他爸,你就是他的大卫。他说我就是那辆车……该死的,我明明比那辆车有用多了,那家伙绝对不会对着一辆车吹口哨对吧,更何况我还是个有脑子的箭,有感情有想法……哦,真是的,明明说要和你聊聊,结果说来说去怎么都是Peter那小子。我一定被你传染了,满脑子都是那小子……
你放心,他现在很好,你也都看见了。我知道你在乎他,以后我会跟着Krag好好干的,跟着他,保护好你的男孩……”

“他们来了,该说再见了我的老朋友。不用担心,我可是Yaka,比那辆车还酷。”

Farewell, my old friend. I’ll see you in the stars.

你其实对他百依百顺。
他喜欢听歌,你给了他磁带机和mp3。他想要变强,你教他用枪。他要拯救银河,你上天入地陪他闹。他用巨魔娃娃骗你,你只当作不知道。后来他有了自己的队伍想要单飞,你不放心地装了追踪器,依旧放他自由。他几次命悬一线来救他的都是你。再然后他说一直想要个父亲,你暗自发笑:“我早就是你爸了”。你这样想。
他是你的孩子,是你从特兰带回来的小小星辰。你对他百依百顺。

可是最后他要你别走,你怎么就不答应了呢。

baby Quil和一群养娃的大老爷们儿

前两天看poi看出来的脑洞。小甜饼,有私设。应该……ooc得不太过分?把爸爸一直牵挂的家庭都还给他啦~至于有没有后续看我心情吧2333

一、
“这他妈是个什么?”
yondu满脸黑线地看着Krag手里那个粉嫩的小毛球,发现裹着毛球的那两件衣服居然还有点眼熟。
Krag咬咬牙,硬着头皮回他:“这是……P…Peter……”
“啥?”
不管了,豁出去了。Krag一脸视死如归:“Peter Quil…”趁着Yondu还没反应过来他飞快地把小毛球扒光了往老大怀里一送:“刚刚Peter殿后不知道碰了个什么鬼东西金光一闪他就变小了,我们急着出来只能把他裹了就走,老大你放心这个绝对是他我都检查过了,你看屁股上两年前被yaka戳出来的疤还在。老大你先抱一会儿他已经尿了两场了我要去换衣服。”
然后带着一群人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光溜溜的小毛球乖乖巧巧趴在还没回神的Yondu臂弯里,眨巴眨巴大眼睛,然后“卟——”喷了他一脸口水。

二、
yondu最近心情很不好。多方打听之后他无奈地接受了一个现实:Peter碰见的那个江湖骗子式的把戏没什么解除方法,虽然不会伤害那臭小子,但也只能等魔法自动失效。少则一两个月,多则三四年,他再不耐烦也得干耗着。

可是他不会带孩子。一整船大老爷们儿没一个会的。这群长相奇特的家伙光靠脸就已经把Peter吓哭至少三十次了,如果自己不拦着他们的馊主意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惨案。

偏偏Stakar和Aleta最近闹着要离婚,都没心思逗娃娃。“你也该体会一下我当年把你带大的辛苦了”Stakar揶揄着挂了电话。

WTF?当年老家伙捡到他的时候他都20岁了,现在这个小鬼连屁股都要别人帮他擦,根本不能比好吗?

三、
“老大…”Krag乌青着两只眼睛,惨兮兮地蹭到他面前。Peter这小子白天睡得和猪一样,晚上倒精神饱满,不闹腾得全船舱都醒过来绝不罢休。辛苦一白天的掠夺者们一气之下把Peter连同奉命做奶妈的自己都赶去了顶层甲板的小隔间。天晓得,krag觉得自己上次一觉超过两个小时已经是五十年前的事了。
“老大,今天晚上你能不能抱一会儿…除了你以外Peter睡醒看见谁都要哭…我去打个盹…”

Yondu脸色阴沉地瞪着挂在Krag胸前的小鬼,最终还是伸出了手。

谢天谢地,终于可以不管他了。丢下在睡梦中还能咂巴嘴的混世魔王,krag倒头就睡。毕竟一个小屁孩老大还是搞得定的,你看老大抱孩子手法很专业嘛,很和谐嘛,肯定没问题的。

两个小时之后Krag突然被人一拳砸醒。
“Kraglin!!!这该死的尿布怎么换?!”